菌类文化

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信有人从大厂辞职去采菌子

毛毛虫告诉爱丽丝有关蘑菇的秘密:如果吃了蘑菇的一半,她会变高;吃另一半,她则会变矮。爱丽丝把蘑菇一分为二,于是拥有了变形的能力。

不管是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中的魔法蘑菇、《超级马里奥》中吃了会变大的神奇蘑菇,还是社交网络上段子频出、热度高涨的迷幻见手青,我们对菌子的认知,似乎总逃不过毒性和致幻属性。

很多人都是菌子的狂热爱好者,比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彼得·汉德克、先锋音乐家约翰·凯奇。在中国,越来越多的户外爱好者沉迷徒步采菌子,在山林间放飞自己,但说到热爱,还得是云南人。

在《食菌记》一书中,云南作者柳开林从自身经历讲起,延展出关于食用野生菌的历史与文化,带领我们开启菌子的奇幻之旅。

《食菌记》作者柳开林是地道的云南人。他生于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,那里纬度低而无严寒,海拔高而无酷暑,正适合菌子生长。楚雄也因此成为中国菌子主产区之一。从小时候起,他的记忆就与拾菌子、吃菌子密不可分。

天刚蒙蒙亮,外婆背上竹篮、拿着外公做的小耙子就出门了。……田野和山间还雾气缭绕,各种鸟的叫声此起彼伏,湿气很大。……‘你可真爱捡菌子哟’,外公老这样说她。日子是每天过出来的,她不着急。

云南本地人都是拾菌子的好手,耳濡目染,作者也知晓了关于菌子的秘密。什么地方有菌子窝,哪种菌子能吃、哪种不能吃,能吃的菌子如何激发它的美味。从云南到北京上大学后,拾菌子变成了每年暑假才能有的奢侈。

但作为云南人对菌子的“执念”没有消失。虽然柳开林曾先后供职于多家互联网大厂,但在他的世界中,菌子始终占有很大的比重。

从大厂辞职后,他有了更多时间上山采菌子、观察菌子。原本忙碌的世界慢下来后,山林间的自然变得越发有魅力。

菌子的世界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,从识菌、拾菌到食菌,雨后山林间冒出来的小精灵,能带领我们重新思考人与自然的奇妙联结。

如果你初入野生菌王国,或者刚刚加入户外徒步大军,你最先关注的可能还是颜色。“鲜艳的菌子都是有毒的,无毒的菌子颜色朴素。”这看似是一条“真理”。

但其实,外形挺拔,看似人畜无害的白毒伞,恰恰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大型真菌。而很多看起来能把人“送走”的鲜艳菌子,都拥有至上的美味,比如大红菌、鸡油菌、蓝紫蜡蘑等。

从菌子的颜色、气味、识别特征,到关于菌子的历史与文化,《食菌记》中涉及菌子的方方面面。这些文字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
新鲜采挖的鸡枞尚未开伞,用大竹筒密封起来。竹筒隔绝了水分,但又可以散热和呼吸……如果用快马驿站传递,七八天时间是可以送到北京而不腐坏的。

真正的云南人是不会用蘑菇来称呼他们的心头爱的,“菌”“菌子”才是云南人对所有野生蘑菇的称呼。所有人工栽培的菌在云南人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,“那也能叫菌?”(《中国国家地理》)

走山林采菌子、逛市场挑菌子、餐桌上吃菌子,云南人的菌子情结,透着浓浓的市井生活气。菌子,也早已融入他们的生活方式——

认识云南菌子最粗暴的方式,就是去云南的野生菌批发市场走一遭。走进琳琅满目的菌子大世界,能获得最直观的感受、最生动的信息,气味、颜色、形状,还有人来人往、讨价还价的鲜活而热烈的生活场面。

好不容易得来的菌子,自然不能辜负它的美味。书中列举了鸡油菌、松茸、松露、鸡腿菇等常见野生菌的不同做法及美味食谱。资深食菌人可以告诉你,怎样处理手中的新鲜食材才能保留最纯正的香味。

不管是菌子火锅、油炸菌子还是简单的爆炒、煮汤,在“吃”这件事情上费尽心思,才是对待食物最好的方式。

菌子的生命历程比人更古老。菌丝在地下结成一张网,等待一声惊雷,然后出现在城市角落与山林间。作者柳开林在书中引用了《蘑菇、及历史》前言中的一句话,表达自己的心声:

“本书为喜爱蘑菇的人而生,亦如那些热爱野地里的花朵和天上飞鸟的人,他们爱着这个野蘑菇构成的多姿多彩的世界。”

如果你也向往坐班、通勤之外的山林意趣,乐于探索新鲜美食,对五彩斑斓的菌子充满好奇,那么这本《食菌记》将满足你对菌子世界的一切遐想。书中含有160余幅高清菌子图和数十页详细食谱,既饱眼福又能饱口福!